九洲千城置业有限责任公司

经济下行压力存在 下半年政策作用将会显现


5月20日,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介绍当前经济形势和宏观调控政策等方面情况时表示,今年1-4月份,特别是一季度的数据出来以后,基本的经济增长态势没有发生大的变化,还是处在调控的范围之内。

在他看来,GDP、工业增长速度略有下滑,但是一季度的就业不错,全年就业一千万能够保障。

同时,物价基本上稳定在2%左右,没有超出上限。从就业、经济增长、物价上来看,现在经济基本上是合适的。

“当然我们也看到,工业品出厂价格,包括综合反映价格水平的国民生产总值的指数,还有房地产价格1-4月份还是有所回落的,说明总体的经济偏弱一点,经济下行的压力还是存在的。”祝宝良认为。

“三期叠加”阶段

对于当前的经济形势,祝宝良分析认为,中国经济处于“三期叠加”的阶段: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处于换挡期,增长速度从过去10%左右可能降到接近7%-8%之间;第二,需求结构调整进入关键时期,过去支撑10%左右增长速度的产能现在有些过剩,是结构调整的阵痛期;2008年次贷危机以后的扩张政策,解决当时的经济减慢的政策,成为现在产生一些问题的根源,也就是消化前期政策的后遗症时期。

对于目前导致经济下行的因素,祝宝良从三大需求分析,消费增长基本上是稳定的,出口增长度虽然下降,但是去年存在出口套利,据他测算6600多亿美元出口中,大概有600多亿美元是套利出口,把这部分拿掉以后,今年1-4月份的出口增长速度接近7%。

速度下行主要反映在投资上,虽然制造业投资增幅下降,但是随后平稳增长,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增速稍慢一点,今年开始逐月回升。唯一下降的是房地产投资,特别是3月份降到了14%左右,虽然4月份略有回升,但难改整体下降趋势。

此外,与房地产投资密切的行业如原材料、建材、冶金,本身产能过剩,再加上需求不足,行业价格下跌较大,但其他工业品,包括服务业的增长速度基本稳定。

“经过近三年增长速度放缓,尽管企业经营仍很困难,但是我们已经看到,很多企业通过结构调整,通过技术进步,不断地夯实经济增长的基础,这是未来发展的希望,所以不能因为速度下来了,就认为中国经济有很大的问题了。”祝宝良表示。

下半年政策作用显现

实际上,对这些问题,中央政府不断地在跟踪预测预警,采取了很多措施。

祝宝良归纳今年以来主要采取大的政策有四个方面:一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略。二是一些扩大内需的政策,比如保障性住房、铁路建设,还有放开民营投资的一些范围。三是把一些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适当进行置换。此外,再加上一些改革的政策。

“改革的政策对短期经济增长很难看得出来,过去国家信息中心也做过研究,有些改革是可以量化的。下放行政审批权很难量化,但是不论是短期、长期,对改革还是有效果的。实际上去年开始已经看到注册企业增加,马上反映在投资上,还有一些改革的政策,像财税,短期对经济影响还不是那么明显。”祝宝良表示。

不过,在他看来,短期影响最大的是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以及扩大内需的政策。

“像财政政策,往往两个月就见效,货币政策一般是半年见效,到今年下半年,扩内需的这些政策会发挥作用,下半年的经济会稳住。”祝宝良判断,只要投资稳定,工业基本能稳得住。

在他看来,把经济稳定在适当低于潜在增长能力又不至于低于太多范围之内,可能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把过剩的产能“出清”,就会有一轮新的增长,那一轮新的增长速度可能是7.5,也可能比7还低,但目前还不是出现转折点的时候。

房地产今明两年是拐点

中央陆续推出的政策更多是刺激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稳定制造业的投资,短期对房地产的投资有一定的刺激作用,但是对房价的影响还没有显现出来。

“我个人认为房价到了一个阶段性的波动当中下行的区间,但是决不会出现房价急剧下行的局面。”祝宝良认为,今年或者明年可能是房地产出现一个阶段性拐点的时间点。

对中国房价上升主要原因做量化分析后,他得出结论:中国房价上升40%的原因来自刚性需求,30%源自于土地购置价格的上升,此外还有30%的原因带有投资投机性。

而刚性需求度量依据平均年龄在23岁的人口,因为中国人平均结婚年龄为23岁,但是从今年开始,23岁人口出现下降,今年或者明年是个拐点,刚性需求也会下降。

对于投资性购房,祝宝良认为,2011年以后货币回归到正常,超发的货币追逐房地产的影响会滞后一到两年,到今年投机性需求不多了,再加上去年的限购、限贷政策,土地价格滞后两年影响到房价,中国的刚性需求在下降,影响到房价的因素都在导致房价稳中下降。

2019年8月13日 13:39
浏览量:0